beat365体育亚洲官网在线_首页(welcome)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朱炳祥教授《对蹠人》第5卷《知识人》出版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1-12-26 18:11


《知识人:生长的逻辑》是朱炳祥教授《对人》系列民族志的第五卷,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这本民族志系统呈现了一位父亲对孩子成长的记录、一位中学生的学习生活日记、一位大学生的情感日记以及一位博士研究生的专业化训练自述,分析解释了知识人从孩童时代开始到博士研究生完成专业化训练各个阶段的不同特征,构建了知识人的“生长的逻辑”。这种“生长的逻辑”分为四个阶段并且各有其不同的特征:

在孩童时期的“生长的初始逻辑”阶段,显示出的是在“劳动”与“游戏”过程中的“天工开智”特征。作者强调儿童主体性特征的知识获取方式,反对对孩童进行填鸭式的强迫性的知识灌输方式。

在中小学时期“生长的早期逻辑”阶段,呈现出的是社会对个体进行强制性的“文化的规训”特征。但在这种强制性面前,知识人生长的早期存在着“顺从型”与“屈从型”,这是由于不同的生性使然。

在大学时期的生长的中期逻辑阶段,他们脱离了原先的文化环境,到异地求学,在另一种文化环境中生活与学习。图书馆里的大量阅读、老师讲课的开放性、各种讲座的多样性以及参加各种不同的校园活动,为他们提供了接触不同文化模式的条件,由于生性与禀赋各异,他们有选择性地接受了不同的文化模式,于是,个体表现出强烈的反思意识,相对于中学阶段取得了不连续的“蛙跳”式的进展,“突兀地出现”在大学校园里和人生舞台上。

在研究生时期的“生长的后期逻辑”阶段,他们经过了系统的学术训练,实现了精神革新,获得了学术创造能力,完成了从爬行到飞行、从地面到天空、从无声到有声的“蝉变”过程的“成丁礼”,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知识人。

该书在建构“知识人”生长的四个时期历时性逻辑的同时,也分析了共时性的类型学模式。在此基础上,该民族志对当下东西方教育的目的与路径这两个基本问题进行了反思,批评了社会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传统观点,将“教育”重新定义为“教”与“育”、“生性”与“文化”双重互动中个体汲取外来文化滋养进行“自我塑造”和“自我生长”的过程。

Baidu
sogou